杀身之祸

小说:五阁楼 类别:穿越古代 作者:胡萝卜zei 字数:2690

一号教学楼楼顶,应该是全校最高一栋楼房,站面有种一览众山小感觉,蔚腾站栏杆后望远处风景,深深一口气,董雪也站旁边,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自顾自苹果。

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

蔚腾问董雪。

“三天”

“能跟我讲讲世界吗?”

蔚腾再次开口问道,刚才巡逻时候问来,结果被一小偷给打断

想知道什么”

董雪嘴巴里嚼苹果,望远处,脸依旧是她那标志性没有表情。

“什么命途?”

“那是一种潜藏本能,分为思修命途,术修命途,武修命途,御修命途,每人都不一样”

“真另一平常人接触不到世界吗?”

“存

“今天下午说我修为很高,们是怎么看出来,又是怎么分等级?”

蔚腾就像好奇宝宝一样问自己心中所有疑惑。

“修为等级为,星粒,星团,星环,星轨,三十五颗星粒修满后才会进入下一阶段星团修行,进入星团后要修满三十星团后才能进入星环修行,星环修满二十五层后才能进入星轨修炼,星轨以还有更大王级修为,帝级修为,皇级修为”

蔚腾听一脸茫然,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非常厉害,非常专业感觉,正说蔚腾突然感觉脖子一寒,整汗毛都立起来,下意识离开原地,刚离开就见一把宝剑插,剑柄赵字,紧接古装女子轻飘飘剑柄,她一白色纱裙,脸部也用白纱遮起来。

是什么人,为什么偷袭我”

蔚腾指女子高声问道,女子没有理会蔚腾,而是回过头看一眼董雪。

“五阁楼人为什么和魔道一起”

“五阁楼只做职责之内事情,至于是人是魔不我们范围之内”

董雪靠栏杆,再次拿出苹果吃起来,她认识眼前女子,她叫赵,是清水门大弟子,董雪吃苹果,都没有看她一眼,赵从剑柄飘飘落地,走到蔚腾前,仔细打量蔚腾。

“很奇怪吧”

一旁董雪开口。

也发现异常吗?”

侧过头用余光看董雪。

“嗯,他拥有二十层满星轨实力,但是命途却没有激活,说明他没有引路人”

“不可能,没有激活命途体质,怎么修炼”

“清水门书籍很少吗?让为大弟子如此露怯”

董雪冷笑一声,还真是蔚腾第一次见她脸有表情。

“哼,那我愿听五阁楼第一高手给我一课呢”

“有一种可能,元神化丹”

说什么,能不能尊重我一下,还有活人呢”

蔚腾见他们两聊起来把自己扔一边心里顿时就不爽,完全把忽视啊。

“那也是魔头元丹”

抬起手,插剑发出鸣响从地起来落,赵把剑搭蔚腾脖子

蔚腾有点恼火,女人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自己。

“住口,魔道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声音很冷,剑刃也已经紧紧蔚腾脖子,蔚腾能清晰感觉到剑刃寒意。

“他不能死”

袒护魔道之人吗?”

收起剑将剑负后走到董雪前。

“不,他很奇怪,他不仅有魔道气息,还有仙界气息”

“仙界?怎么可能,他是常人,不可能

回去吧,智商真给清水门丢人”

董雪吃口苹果淡淡说道,话可惹怒,赵拔剑冲董雪刺过去,董雪没有任何动作,就样站原地,赵剑停距离董雪几厘米地方后再也无法动弹,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一般。

董雪收起苹果轻轻下手,赵被击飞出去,强稳住形后赵眼睛警惕董雪。

“好高修为”

“不要再出剑,他不是魔道,只是有很好机缘罢

“既然五阁楼人开口那就放他一马,但是丑话说前面,倘如有一日此人伤人,那可就是五阁楼责任”

说完后赵将剑抛空中踏剑而去,蔚腾望远去心里才松口气,她走就没有人再拿剑指自己,赵走后蔚腾走到董雪面前。

能帮我激活命途吗?”

蔚腾从她们二人话中也听出自己原来还挺厉害,和自己那天晚碰到那两神秘人有直接关系,他们自己化成药丹飞进自己体内,应该就是刚才董雪说元神化丹,或许就是改变自己命运时刻,机会都给,自己再不点心那不就废

“让我做引路人吗?”

董雪再次拿出苹果咬一口,依旧脸没有任何表情蔚腾。

“是,我已经接触世界”

蔚腾把遇到那两人神秘人事情告诉董雪,董雪盘膝坐下来,看蔚腾,她可能也是站累,一天都没见她坐下过。

“那就很好理解为什么会有么高修为机缘确实很好”

“或许吧”

“白袍人叫无雪,皇级修为,黑袍叫海凤,帝级修为,是踩王者肩人”

人很厉害吗,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两像是有毛病一样”

蔚腾想想那天晚二人对话状态,估计要是让他们两听见蔚腾么评价他们,估计要气吐老血

“嗯,很厉害,两疯子,无门无派,无根无底,一追,一逃”

“那能帮我激活命途吗?”

蔚腾看董雪,董雪点点头,站起,走到蔚腾前,手掌轻轻,蔚腾突然感觉自己灵魂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一样,忽大忽小,忽远忽近,紧接又看到眼前出现那两颗药丹,两颗药丹自己眼前炸裂开来,化成两道光,一红一黑,两道光,相互排斥,扭打一起,最后归于平静融合一起,变成殷红色。

董雪猛口血收回手掌,蔚腾也一屁股坐,可是一次变化让他感觉更加明显,所有感观都超乎寻常敏锐,他能清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沛力量,董雪捂胸口坐,脸表情异常痛苦。

怎么,没事吧”

蔚腾赶忙站起走到董雪前蹲下询问情况。

“我应该想到

董雪说完后再次吐口血,可把蔚腾吓不轻。

是怎么,我带去医院吧”

“我没事,只是受点伤,是我大意两颗内丹,两颗内丹融一起,让拥有极为罕见重命途”

“重命途是什么?”

“就是一人体内有两种不同甚至是五种不同命途,而竟然还是比重命途体质更加罕见思修命途”

董雪说话声音很微弱,伴随咳嗽,蔚腾打量她一眼,竟然发现自己可以看透她患处,她经脉几乎断一半。

经脉断么多,怎么会伤如此重”

蔚腾惊呼一声,董雪笑一下。

“忘记拥有思修命途,可以看透所有”

说完后董雪就晕厥过去,蔚腾一下就麻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救董雪方法,蔚腾也来不及细想,把怀中董雪扶正后双掌放背后按照脑海中刚才方法开始对董雪进行施救,等结束后蔚腾把董雪抱怀中,果然她经脉都恢复原状,脸也有血色。

蔚腾抱她站起,想先把她放到保安室休息一下,刚要转下楼,蔚腾又掉头走到护栏边,看三十多层高楼,蔚腾心中突然有想法,那就是跳下去,试试自己是否真如此强大。

边缘处,蔚腾看一眼怀中董雪,又低头看看楼下,深呼口气直接纵下去,伴随耳边下落所发出呼啸风声,蔚腾稳稳

站直,看看怀中安然无恙董雪,又抬头望高楼,蔚腾心呼大爽,要不是大半夜,他非得兴奋嚎几声,种感觉,就像是一辈子自行车,突然有一天有人给亿,告诉去随便买跑车,种天翻地覆变化让蔚腾开始迷,他很庆幸自己当初去值夜班,去巡逻那块区域,不然也不会有现样别人可能几辈子都无法拥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