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茉莉

小说:五阁楼 类别:穿越古代 作者:胡萝卜zei 字数:2675

样做不太符合规矩吧”

“规矩

薛行山拍了拍蔚肩膀。

“好,那成交,能给点活动经费吗”

把证件收了起来,玩意儿可太贵重了,给己带来权力简直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

“活动经费?干什么用”

“坐五阁楼大掌柜肯定清楚需要什么条件,不申请点活动经费怎么去建立庞大经济实力”

“好,要多少”

“先给两个亿”

“多少?”

薛行山看着蔚,他还真敢开口,上来直接就奔着亿去,要不五阁楼确实规矩,薛行山还真就以为蔚趁机狮子大开口呢。

有点多”

觉得呢”

“那五千万总行吧”

“行,等会儿会让账户上”

薛行山点了点头,司机也把车停了来,刚好停了蔚,蔚拉开了车门,刚要车,薛行山喊住了他。

身上证件,不意味着可以无法无天,而意味着一份责任和信任,一直都,记住约定”

说完后薛行山示意他可以车回去了,薛行山车刚离开蔚手机就收到了到款通知,第一次见么多钱,蔚拿着手机心里个兴奋啊,蔚上了楼推开了家门,刚进门就看到董雪坐床上吃着苹果看着电视。

们现有五千万”

到账信息放了董雪面前,谁知董雪理都没有理会他,依旧看着电视吃着手中苹果,依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都不带看他一眼,蔚也习惯了,己识趣走到了一边,都还没来得及坐呢,门就被敲响了,蔚起身拉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拿着公文包,看上去很斯文。

“您好,先生吗?”

?”

郭总秘书,郭老板想请您去见个面”

“郭老板?哪个郭老板?”

想了半天,己也不认识什么老板啊,己就个小保安哪里会有机会接触到老板。

“郭毅喜郭老板”

点了点头,么一说他就知道谁了,送上门了吗,正愁怎么从他手呢,己送上门了,能不去吗。

换件衣服,

把身上保安制服脱掉换上了衣服。

“董雪,出趟门”

“腿己身上,想去哪里去便了”

董雪看着电视,淡淡吐出了几个字,蔚都懒吐槽了,随手关了门了楼,楼有车等着。

“蔚先生您进去吧,郭总已经等您了”

秘书帮蔚拉开了办公室门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蔚,蔚点了点头走了进去,正面就坐着郭毅喜,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男,一脸横肉,纹着花臂。

“郭老板找啊”

了花臂男对面,郭毅喜抽了口雪茄脸上带着阴狠笑容。

?”

啊,要看看身份证吗?”

点燃了一支香烟,场面明显就鸿门宴吗。

“昨天晚上那十几号兄弟打伤?”

郭毅喜吐了口烟冷眼看着蔚

“不太记得了,最近教训混蛋挺多,不知道兄弟”

“行啊,挺狂,狂要有资本有吗?”

“比如那些呢”

“华子给卸他一条腿”

郭毅喜吐了口烟靠了椅背上冷眼看着蔚,坐对面花臂男见郭毅喜了命令直接站起了身,别说货还真高,刚才坐那里时候蔚还没感觉,会儿站起来还真挺吓,花臂男直接一击飞脚奔着蔚面门就踹了过来,蔚也没有起身,抬手抓住了他脚用力一扭,就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声音。

花臂男直接失去了战斗能力倒了地上哀嚎了起来,疼他满脑袋都汗,郭毅喜也一惊,花臂男可两届由搏击冠军啊,一个照面功夫直接就让蔚给废了,听到了哀嚎声,外面候着打手也全都涌了进来,足足二十来号

“看来郭老板手很足啊”

看着把己围起来二十几号冷笑了一,郭毅喜站起了身抽了口雪茄。

“给打”

随着郭毅喜一声令二十几号一窝蜂冲着蔚就扑了过来,可哪里会对手,一分钟时间都不到,一个个全都和花臂男一样倒了地上哀嚎了起来,郭毅喜慌了,么多对付一个,结果家一点事情都没有,全都躺了。

走到了郭毅喜面前,郭毅喜吓雪茄都掉了地上。

要干什么,知道谁吗,敢动肯定会死很惨”

郭毅喜恶狠狠看着蔚,蔚办公桌上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

“怂货”

冷笑了一后转身就离开了郭毅喜办公室,蔚走后郭毅喜看着倒地上,一肚子火气。

“一群废物,养们特么干什么吃

郭毅喜一脚踹了华子骨折腿上,华子直接就给疼昏了过去,王驹快步走了进来,见躺了一地赶忙招呼给抬出了办公室。

“郭总,您没事吧”

“给,弄死他”

“好,就去办”

王驹应了声转身出了办公室,郭毅喜拿起桌上烟灰缸狠狠了地上。

“李秘书”

王驹进了李秘书办公室。

“王经理”

“蔚家里都有什么吗?”

“好像有一个女朋友”

“好,继续忙吧”

王驹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他想着蔚既然么能打,那就从他身边手,不可能他身边每一个都像他么能打吧,王驹拨通了黄毛电话,让他们到蔚家把绑来,手上有质还怕他不乖乖束手就擒。

柳茉莉站桥上,望着桥河流,对她来说生活已经给了所有应该有重创,母亲遭遇了车祸,肇事者酒后驾车,可却因为身后有强硬背景事儿最后就样不了了之了,毕业后找工作也一直不顺心,好容易找到了份工作可却被领导强行玷污了己。

泪水划过了脸颊,柳茉莉闭上了眼睛纵身从桥上跳了去,蔚刚买了一包烟路过里就见有跳了去,赶忙跑了过去,可一想己完全不会游泳了,但又想了想命关天,己现非同往日,应该不至于让水给淹死吧,一咬牙跃身跳了去。

喝了几口喝水才勉强把柳茉莉从水中给拖上了岸,她跳河位置着实偏僻,基本上没有什么往来,要不己买了绕了个路,估计她就真死了。

没事吧”

看着身边趴地上因呛水不停咳嗽着柳茉莉问道,柳茉莉大声哭了起来。

干什么,本来就要解脱了”

“什么大不了事情要去寻死啊,生活么美好”

“那生活,不

柳茉莉冲着蔚大声吼着,蔚抓了抓头发,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了。

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但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事情”

话倒心里话,他己都不知道己还剩多少时间,都不知道否真能像董雪说那样解除己身体内毒素。

恨透了些唱高调么喜欢唱高调,那去惩戒那些为恶啊”

冷静一好吗”

站起了身安抚着她情绪,柳茉莉掩面痛哭,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两个身上湿乎乎

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了身子,想着点一支烟,可口袋中香烟也因为刚才水救她都湿掉了,柳茉莉站起了身再次走到了河边,蔚赶忙一把抱住了她,把她抱离了河岸。

一次挺不容易别再寻死了”

没让

柳茉莉冲着蔚歇斯底里怒吼着,整火气都上来了,己救她还救出错来了,蔚转身刚要离开,柳茉莉再次跑到了河边跳了去,听到了声音再次转身跳了去把她拖了上来,坐岸边蔚一句话都没有说,柳茉莉也躺地上望着天空流着泪水。

能帮些什么”

看着身边柳茉莉,看透了她内心痛苦,那种尽失所有绝望,蔚突然觉己拥有种能力并不益处。

什么都帮不了

“跟着吧”

站起了身脱掉了上衣拧干着上面水份,柳茉莉躺地上看着蔚

“跟着?”

“嗯,所想要都会有

身子脏”

柳茉莉躺地上把脸转到了一边不再看着蔚,蔚走到她面前伸出了手示意让她拉着己站起来。

说让跟着做事”

话让柳茉莉小脸一红,拉着蔚手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