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5)

小说:反派系统有亿点可爱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念星池 字数:2088

“谁干的!”

和守卫闻声冲进去的时候,随处可见的木头残骸和酒坛碎片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满殿的酒香随飘散的空气四溢开

而平日里温柔可人,说话细声细语,从不与过多计较的琼露,此刻却头顶个酒糟帽,浑身湿漉漉的,狼狈地站在藏酒主殿内。

像极了太上老座下那头成日只知道扑三凤彩蝶的雪哈头扎进莲花池中,惹了身泥的模样。

就连那委屈的情都极其相似的……

待看到殿中的越聚越多,琼露敛去了身上愤怒的气息,淡定地拂去头上的酒糟盖,又用术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唯独留这满殿的狼藉。

她在众人的目光下绕藏酒主殿走了圈,时不时还蹲下仔细地嗅了嗅那些残骸,眉头微皱,眼中袒露出几分清肃。

“琼露,你没事吧?”

“琼露,这可你掌管的藏酒主殿,这怪罪下……”

“你们看,琼露好像在找什么,不会有谁这么大胆敢偷酒顺带还把这儿毁了吧?”

“偷什么啊,说不定就她贼喊捉贼而已!”

“你胡说什么,琼露的为人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这跟为人有什么关系,说不定就她玩忽职守惹的祸,跟我们可没关系!”

“唉,琼露这回怕犯了大错了,不会被革了职吧……”

藏酒主殿内站看戏的,你言我语的,最终将罪魁祸首的矛头指向了他们唯看见的正站在这堆残骸之中的琼露

琼露这些话并未有所解释,撇过脸冷冷笑,趁他们不注意悄悄将根赤金色线藏在了某块碎片之下。

所有人都只相信自己看见的才事实,既然这样,她便以这种方式毁了那个人。

让那个人知道,这万万年她所受的折磨远他的千倍万倍!

而今日,才只个开始。

“我做的我会主动承认,但我未做过的事情,谁也别想逼我认下!”

“这藏酒主殿的禁制被触发了,事先我也不知情的,还烦请各位帮我找找这现场可有何被遗漏的蛛马迹。”

琼露转过身面朝大家,微微颤动的朱唇,诚恳坚定的双眸似乎委屈地落下泪

这琼露本就个云上世界也难得见的绝顶大美人,再加上平日里温和随性的态度早已吊打了大群高傲自以为的小娥。

这会儿突然以副被冤枉、被陷害,我见犹怜的模样自处,倒叫这些男们有些招架不住,群中开始出现稀稀疏疏的声音。

“琼露也挺可怜的,不……我们帮帮她?”

“好好想想这琼露平日里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可不忘恩负义!”

“琼露说的对,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任何蛛马迹。”

找出这罪魁祸首,还琼露个清白!”众附议。

琼露看这些突然反水的,嘴里就像吃了黄连般,嘴角好不容易扯出笑容,表示她的感谢。

都说三界之中,唯人心难测,这云上世界的又何尝逃得过……

们说找就找,将藏酒主殿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却也没找到什么。

正当众的眼变上变的时候,个靠近窗户侧的不小心滑,他低下头像发现了什么,随即弯下腰从脚底被踩碎的酒坛碎渣中抽出了根赤金色线。

傻眼了。

说这赤金色线,放眼整个云上世界也找不到多少,且不说它繁杂的制作过程,光这制成线的材料也极其稀缺的。

而天早已将这些仅有的赤金色线赠与了当年魔大战得胜归的战……

说这战,在他的北寒域闭关了好些年,就算了这天宫也没必这藏酒主殿偷酒喝……

人家顶这战的名号,什么没有!

这事怕棘手啊……

“这……琼露不我们还禀明天吧。”旁有忍不住开了口。

琼露早便等这句话,她装副乖巧无辜的样点了点头。

群之中,名守卫闻此悄悄溜了出去,去的方向正所在的殿……

殿

脸镇定地听完了守卫禀报的话后挥了挥手让他前去寻找战

此刻琼露正站在殿门口劳烦守卫向天通禀声。

……

会儿,守卫回领了进去。

“参见天。”众人揖礼。

“今日倒热闹,不知事使得诸位齐前啊?”天嘴角含笑,语气里匿打趣和好奇。

闻言,琼露上前将手中的赤金色线呈上,并详细说了说藏酒主殿被毁事。

“这线本有些熟悉。”天眼看了看手中的线,又抬头看了眼下面站的琼露

“本记得不错,这线本已尽数送予战。”

“怎么,出关了吗?”

“战这么不把本放在眼里,天宫都不找本,竟直奔的酒去了!”

“看还不如那几坛酒,你说啊,琼露?”

独自坐在案桌前埋怨,突然将话题抛给了下面的琼露

“天的天姿我等岂敢妄言,这赤金色线乃在藏酒主殿的酒坛碎片下发现,小以为……”

“启禀天,育灵求见。”

突然出现的守卫打断了琼露的话,只见天点了点头,说了声“准”。

琼露礼的双手捏紧了紧。

“天,天,你为小做主啊!”

育灵出现,殿的画风就变了变,天被哭声吵得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你慢慢说,别哭,本呢!”

“火凰…火凰她…她将小的灵苗…全毁了。”育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

“你别哭,本、本这就叫火凰给你道歉!”

在育灵这个爱哭鬼的问题上,谁摊上谁倒霉,这锅他可得叫火凰好好背

火凰?

琼露听到育灵嘴里蹦出的名字,眼变,嘴角悄悄爬上了抹肆虐的笑容……

“天,小以为这赤金色线定其他遗落在此,至于谁还得请天明察!”

“怎么,不敢妄议本,就妄议起战了?你好大的胆!”

这会儿还没收到战的消息,只好努力打岔,毕竟他得做好众的表率。

“就凭根赤金色线,你也敢乱定战的罪责?”

“小不敢……”

“你莫不告诉本,战他有了心上人,而这心上人还个偷酒的贼?”天顿了顿,将此话脱口而出。

“……”琼露听完愣了愣。

“这倒个恼人的活计,本……”

他好烦,他前脚刚劝好火凰对厕负责,这战又不清不楚的……这俩真相亲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