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8)

小说:反派系统有亿点可爱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念星池 字数:2555

子夜,太阴神君正踩几朵酣睡布星挂月。

偌大穹顶黑幕,终于迎了属于它漫天星辰,细细闪闪地铺落地,踩去咔嚓咔嚓声音惹得风也痒痒

灵田旁,灵仙子正兴冲冲地带她那些精心培灵苗们享受月光浴。

,给你们多喝点水。”

灵仙子边浇水边自言自语,眼神里满满宠溺藏也藏不住。

“不对啊,我里干活,仙子干什么?”

她浇了大半晌,突然停了下,直接拿水勺往脑袋拍,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疯疯癫癫地跑开了。

片刻,灵仙子身影出现了浴殿门口,见门关,她便直接从围墙外飞了进去。

仙子,你吗?快随我去照顾灵苗!”

仙子?仙子,你吗?”

灵仙子直接跑到寝殿门口,对门Duang、Duang、Duang有节奏地敲了起,嘴里还不停喊,生怕吵不醒

“谁啊!”大半夜扰民!

眼睛艰难地从床爬起,等了会儿却未听见外面有所声响,便径直往后仰,倒下入眠。

灵仙子外面敲了许久,都未等到理她,偶然间看到窗户没有锁,便索性翻了进去。

仙子……”

灵仙子拍了拍脸,看她动了动,然后翻了个身。

“……”

“啊啊啊啊,好汉有话好好说,先把我脸放下行不行……”

双手附灵仙子正捏自己脸手,挣扎睁开眼睛,看清了人。

灵仙子,你大半夜不睡觉,专程寝殿……捏我?”

灵仙子闻言松开了手,揉了揉吃痛脸颊,气哼哼地瞪了她眼。

“别废话,快跟我去培灵苗!”

灵拉起手,转身就要走,随即往旁边撇,另只手搭了她额头。

“我说你是不是发烧了,大晚不睡觉跑我发疯……”

“你才有病,个时候正是月光最充裕时候,对灵苗们成长自是大有裨益。”

“孤陋寡闻!”灵仙子把拍掉手,坐到了旁侧椅子

想起白天神殿灵仙子允诺,只得起身穿戴好衣衫,随她去灵田。

细碎月光充盈灵田周围,将灵苗下尽数包裹起,随微风摇曳生姿。

灵仙子塞给她水勺,叉腰站赤焰玫瑰旁好奇地盯了阵。

“你干嘛呢,让你干活你还偷懒!”

灵仙子抬头正好发现了动不动杵,扔下她水桶就要冲过

“哎,你说,花它长么多刺干嘛,你看那些个别花哪个不是副任君采撷样子。”

“你傻啊,它是为了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不解地看向灵仙子。

世界没蚊虫二没鸟兽天敌,再加灵仙子尊活佛,它保护个寂寞啊……

“传说,赤焰玫瑰前身也是云小仙,生是婀娜多姿,娇艳动人,笑皆如画般美好。待到了嫁娶年纪,殿前门槛硬生生让前提亲男仙们踏破了,那么多名门望族,她却是个也看不。”

说到此处灵仙子停顿了下,走回去捡起了她水桶和水勺,似乎不想继续讲下去。

却急了,她听了个有头没尾故事,心里如隔靴搔痒,委实难受。

“然后呢,然后呢?”

她提了桶水,屁颠屁颠地跑到灵仙子前头,抢帮她浇水。

“你真想听?”灵仙子突然严肃了起,收起了先前那副委屈巴拉样子。

“我就想知道她后怎么了。”

毕竟,她,,现处境也挺难,听听说不定有收获。

“后,她不知从何处领了个瘦削矮小男仙回家,说是要成亲。家里父母长辈又怎会同意他们起,所以他们私奔了。”

“不会他们都死了吧,不会么狗血吧?”屁股坐田埂,打断了灵仙子故事。

“你别坐到我灵苗!别打岔!”

“好好好,继续继续。”牙狗腿地冲灵仙子笑了笑。

“他们原本说好要起去往人界,去过那只羡鸳鸯不羡仙快活日子,可没曾想,他们私奔那日天水河畔正巧遇了魔族魔尊带兵攻打云,云将士燃烧忠孝之魂祭告天地,而时候仙子才知道原直默默陪她身边情郎,是云战神副将。”

“她知道,他使命不可能允许他再逃,为了不让他左右为难,所以她天水河畔选择了放开他手。比起保护她人,保护云明显更为重要。”

“可是她没想到是,她明艳动人有天会成为杀害自己刀。她,早已被魔族人盯了。”

灵仙子说,浓重思绪飘远了,伸出手把扯将她拉坐下。

“就当她情郎迫不得已披铠甲奋勇杀敌时候,她就被魔族二皇子掳走说是献给魔尊了。”

“她原以为自己只要不屈服,就会坚贞地死去,就算不入轮回,永堕魔域。可是魔尊却是恨不得将心窝子掏出那般对她好,只为博美人笑。”

“起初,她是恨透了魔尊,恨他怨他,是他让自己失去了希望,失去了至爱之人。可是后啊,魔尊下令不再攻打云,她颗心渐渐溺了魔尊对她好里,她慢慢开始试接受他,哪怕是遭受与先前所爱之人誓约蚀骨之痛,她终日也是挂,她告诉自己切都会好起。”

“笑话,魔族人,鬼魅伎俩多很,怎么能么轻易就相信。”

揪下个花脑袋,瓣地扒拉,极力否定灵仙子口中那个仙子行为。

灵仙子低下头笑笑,感叹了声:“是啊,若身处爱情里女子皆有你般通透该有多好。可是,所谓情不知所起,往情深,有些东西往往看不见摸不也说不明白。”

“爱情明明就是毒药,世沾染情爱大多不得好死。”嘴里突然蹦出句,实惊到了灵仙子。

灵仙子笑笑,爱情虽为毒药,甘之如饴却大有人

“继续继续!”见身旁人久未开口,凑去耸了耸。

“好景不长,正当她准备对魔尊敞开心扉时候,魔尊领士兵偷偷摸了天界。她察觉到了,追跑出,就看见魔尊将战神副将也就是她以前那个情郎斩杀了她眼前。”

“那个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爱个人会么难,为什么魔尊骗她,却又对她般好。她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她突然不知道,自己究竟爱谁。”

“所以,她装作不知道样子,假意与魔尊交融,让他卸下所有防备,然后杀了他。魔族也因时无主,混乱不堪,被战神趁机举歼灭。”

“至于她,因为斩杀魔尊有功,被接回云好生安养,直到某天她突然想出去走走,散散心,而到了天水河边。”

“那里到处充斥魔气,仙魔自古难相容,她却是倍感亲切,哭哭又笑笑,气息不稳,如同疯癫了般。块遗留下信息碎片也就个时候晃晃冲进了她体内。”

“她看见了真相,看见了那时爱她魔尊和她爱情郎,她听见情郎亲口承认了不爱她事实,看见了因此暴怒魔尊砍杀了那人。”

“至此,所有所有脑海里,轮转起,像是箭又箭扎进她本就千疮百孔心里。爱她是魔尊,杀他是她……”

“可能魔尊是心甘情愿吧,谁又知道呢,介魔头拥有毁天灭地本领却能因爱卑微到尘埃里,她终究是负了他。”

灵仙子话尽,从哀伤情绪中抽离,竟花光了她所有力气。

是津津有味,却没多大感同身受,所以全程平平淡淡

她正想要伸出手指摸下赤焰玫瑰枝刺,却被灵仙子打掉了。

“我偏要摸,哎呀,我就摸下,就下。”

“不行!”灵仙子极力制止,她方才光顾说什么爱情故事了,赤焰玫瑰可怕之处还没说呢。

正当灵仙子沉思之际,再度向赤焰玫瑰伸出了她那只魔爪。

“嘶……”

滴血珠顺赤焰玫瑰枝身滑落,灵仙子回过神赶忙拉想要去解毒。

背后,本因被血珠侵染而长得更为娇艳赤焰玫瑰,花瓣竟尽数凋零,就连枝干也蜷缩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