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7)

小说:反派系统有亿点可爱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念星池 字数:1946

“就你!我灵苗全被你盖粪捂死了!”

育灵子止住了抽噎,两颊收,双手叉腰,嘴唇微嘟,双水眸散去雾气滴溜溜地盯着

正值火凰欲上前辩驳之际,旁侧子见机开口:“若依火凰子所言,这赤金丝线乃战神所赠予子你,你可凭证?”

闻风而动,随风摇摆。

“对啊,空口白话谁都会说,口说无凭,我们信!”

“就算战神送,火凰子也怕了这偷酒罪责吧?”

“哼,平日里就傲慢懒散惯了,仗着自己上古神兽,没少欺负底下子,没想到今日竟辱到了战神头上,真可耻!”

大殿之上,片哄杂。

子见自己所达成,便将自己隐匿在了众包围圈后,嘴角恍若咧出了朵地狱之花,凄美阴寒深入骨髓。

而火凰被众围着喷了句又句,吵得头疼,索性捂上了自己耳朵,费力大喊道。

“停……那个,大家听我辩解,,听我解释!”

“首先,育灵子,我意毁了你灵苗,我事先只……”

想讨厕神欢心,完成任务啊!

“总之,我理亏在先,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火凰诚挚目光腾烧在育灵脸上,弯下腰鞠了躬又补了句“对起”。

育灵子傲气地挠了挠头,这才作罢。

“其次,赤金丝线寓意我事先并知情,至于这挎包自我意识起就已在我身上,对此我并觉得我错。”

火凰说到此处时候,要仔细听就会发现语气其实很虚,只希望胡说八道会被战神知道。

至于那个挎包,本来就穿过来就在身上了嘛,没偷二没抢真没说谎……

“最后,我承认我偷了酒……”

话至此时,众群中阵骚动,仿佛大波指责和蔑视正席卷天地而来。

火凰清了清嗓子准备继续,却被厕神拉住了,朝他笑了笑,拂去厕神捏着胳膊手。

“但,我拿送我贺喜酒,触碰禁制并非我本意。”火凰说完,冲着天眨了眨眼睛。

没错,天和战神没辙!

就赌天会拿偷酒事重罚

容易默默淡出众视线,此刻却被迫接收火凰求救信号,天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他怕得去找战神好好聊聊此事了,他好歹,届天,难堪至此也……

“酒赠予火凰子你假,但你毁了本藏酒主殿内所酒,此虽无心之举,却也应所惩戒。”

过念你诚心改过,本就罚你每日帮助子采集清酿酒,你可服?”

“小领罚。”

火凰心里暗自高兴,赌对了!

吧,你给天灌了什么迷魂汤?】

系统声音久违地响了起来,余未来翻了个白眼,心里默念。

你当在这看电视连续剧呢,还时时发句弹幕吐槽,你还记记得你个系统……

占着茅坑拉屎,占着工位干活,小心扣你工资!

系统听完心里咯噔下,它得好好去探探布谷口风,看看云承给它扣工资。

“至于灵苗事,本就罚你帮助育灵子培育好与现在所被毁灵苗致数量量为止。”

“小遵命。”

瞥了眼底下正交头接耳子们,低头整了整自己衣袖,轻言道:“本要事在身,诸位官若无异议,便可请辞了。”

他要去北寒域把战神“逮”出来问个明白!

“天……”子面难色,副进退维谷,脸上就差写着“公”两个大字楚楚可怜委屈样。

扯出笑脸,压住耐烦性子咬着牙问了句:“子,可、还、、事?”

子闻此低下了头,分出丝哭音轻声哆嗦了几下:“没、没了。”

随即,天满意地点了点头,甩甩衣袖大笑着离开了。

大殿之内,本就心生看到天离开后便开始了新碎碎念言语攻击。

“这天可真偏心,火凰把整个藏酒主殿都毁了,就只帮忙采酿酒……”

“可嘛,看见没,子都快哭了!”朝着朝方向对着众使了个眼色。

“要我说啊,这火凰既如此,我们以后也用着对客气!”

说到底,子平日里待他们还极好,至于火凰,多道听途说,品更待考量。

于情于理,他们都站在子那

“走吧走吧,真晦气!”

火凰若无其事地转身准备去找厕神同离开,走至身旁时故意推搡了下,害得直愣愣地扑进了厕神怀里。

朝着他们看了几眼,走远时若若无飘来句“真害臊,明明战神都给了赤金丝线……还勾引……”

火凰在厕神怀里扑棱了两下,挣扎着站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原本红扑扑脸蛋听到他们话后立刻黑了下来。

什么话都被他们说了,能说什么,群长舌……

厕神就这么看着火凰突然由晴转阴脸色,皱眉嘟嘴可爱。

子待到大殿上子们散多了,才敛着神情慢悠悠地走出来,走到火凰面前时,抬头看了眼,与厕神碰巧四目相对。

那略显空洞眼神,似无尽深渊般,张牙舞爪地像要将人生吞了样。

目光交织,电光火石,直至只留子孤寂背影时,火凰忽然开口叫住了

脸上那抹因目达成而显浅淡阴邪笑容随着转身而逐渐消失,待转过来时就副平日里温婉可人神情了。

“怎么了?”子弯了弯眼尾,柔声开口。

“没什么,就想问子需采集什么时辰酿酒最为清冽甘甜?”

火凰就副没心没肺,满在乎样子,大咧咧地问道。

“寅时即可,太阳将升未升之际,翎羽金花花苞还未彻底绽放,那时只要轻轻刮下花瓣上珠放置于瓶中就好。”

“如此,多谢子。”

厕神跟着与两人互行礼,原地散了。

“明日卯时,我陪你去吧!”

用!你去干嘛,用扫你厕所了吗?”

“哪亮就起来扫厕所……”

“就,你就!”

“……”

子在转角处站定,扭头看了眼身后那两个渐行渐远,嬉戏打闹背影,冷笑声朝前离去了。

走着瞧吧。

好戏,就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