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重逢

小说:掌上娇宠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没安好心的戏 字数:3084

在永和宫觉睡到第二天下午,揉揉阵阵钝痛脑袋,打开院门就看到陌生景象,吓得她双腿发软屁股坐地:该不会又穿越吧!!

,您这干嘛呢!”德身边大宫女英哥端茶水过来就看到夏呆呆坐在地,赶紧把她从地拉起来。

愣,名字没错、再看宫女打扮没变,嗯……那应该还在大清朝!

非常无辜眨巴眨巴眼睛,咧出个甜甜笑:“这位姐姐,我腿软。”

英哥噗嗤声就笑,还没见过这么可爱小姑身火红宫装看就让人羡慕,不知道家势该何等尊贵,“那奴婢扶您坐下!”

英哥手脚麻利把她扶起来塞到床,递漱口水,麻溜帮她整理发型和衣,越整理越喜欢这个又甜又软女娃娃:“,奴婢给你梳洗下,等会儿要去和德用膳,今天万岁爷赏不少菜式,宫里主子起,您第次来就遇,可有口福!”

愣:“嗯?赏菜?”不会没吃完让她们吃剩菜剩饭吧!夏瞬间黑脸,她不计较勤俭到吃剩饭,可能不能别说这样期待!

“没想到,您打扮出来还挺好看!”英哥把铜镜拿给照,看来看去除个模糊影子啥也看不清楚,更别说好看不好看

偏殿到德寝宫时,已经有几个与德年纪差不多在那边等候,不时和德说说话,场面看很温馨,并没有电视剧里演见面就剑拔弩张,唇枪舌战,永和宫也并不华丽,切用度把握都刚刚好,既不显得奢靡艳丽也不寒酸贫瘠,如德给人感觉。

桌子已经坐三名二三十岁,德居首位,旁边坐十四福晋,下首留位置,桌子末尾坐两个刚进宫小主,今天过来请安,刚好遇留饭。

有点呆,揉揉鼻子,脑袋还有些迷,看屋子陌生女人,有点出戏,十四福晋第眼看到这样明艳打扮有些吃惊,她新婚,穿艳丽些自然,她个未出阁也穿这样明艳,尤其昨天被十四阿哥抱到永和宫,还留宿晚,更让她心里有些膈应。

主动找个认识人靠过去,挨十四福晋,冲她顽皮笑,对德行礼:“给德请安!”

本就看她艳丽小模样欢喜,听她说话又软软甜甜,更喜欢,点也不像传说中那么胆大妄为嘛!

“来来来,坐,坐十四媳妇边儿,看这小模样长得,真俊呢!”德欢喜夸奖,同桌也跟说她模样好。

呵呵赔笑,然后絮叨几句便埋头吃饭,边吃边想脑地被驴踢居然跑到德永和宫睡觉,而且,旁边还有个十四福晋,她数数指头到皇宫都快,也没和谁有过交情,那些数字党也基本都在她交友范围之外,更别说到那个宫里吃饭

喝懵逼所以跑错院子吗?!

郁卒,边吃边考虑会儿怎么闪人。

大桌子人也都默守食不言规矩,不过大家余光可没闲丝不漏仔细盯,就想看看这个小姑到底哪里特别,让皇这么当宝贝藏,不细看还好,这仔细看就瞧出端倪来,这模样儿长,还真有几分眼熟!

大家正吃劲,皇帝身边小太监就点头哈腰进来,对九十度大折腰:“给请安,奴才奉皇旨意来请过去说有要事安排,叨扰们用膳,奴才该死!”

连忙离座,笑道:“行,本宫知道这刚才吃就让你来,看来怕在我这儿受委屈,我也不拦,去吧!”德说话温婉,点也没有被打扰不快,众庶也相继附和,其乐融融要送走。

个红烧狮子头好不容易才放到嘴里,顿时不开心,异常哀怨抹嘴巴跟德道谢,恋恋不舍口没吃成狮子头,再哀怨小太监,咬咬唇副被人欺负虐待模样,德个没忍住笑,解围道:“好,皇哪儿还有更好吃,快去吧!”

瘪瘪嘴,“把好菜都送,去也没这个吧。”而后无比郁闷:“告辞。”说完耷拉脑袋被小太监拖走。

小太监边拖告辞边打小报告:“姑,我小祖宗,万岁爷找夜你竟然躲在德这儿,也不遣个奴才来打声招呼,咱院子现在都快被万岁爷给拆,您回去可得小心些,万万岁爷生气,奴才们可就跟您倒大霉!姑,我给您说啊,您要……”

不甚愉快被拖飞奔,点也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什么,她脑袋里最后片段就趴在房顶喝酒然后老爷子让她下去,她就下去,然后就…断片儿,更别说她怎么跑到永和宫

步迈进鸣夏小院大门,就感觉有点不大样,气氛太过祥和,祥和诡异!

拽小太监袖子:“樱桃小丸子,这气氛和你说大发雷霆情报,不太样啊!”

小太监嘿嘿笑:“奴才还没说完,刚开始万岁爷大发雷霆,可后来来个人,万岁爷见就高兴得不得,于两人就聊天喝茶下棋,又让奴才火速找您回来。”

“谁啊?这么神奇?”夏愣,能让暴怒康熙爷瞬间心花怒放神奇存在,历史似乎没听过有这号人物啊!

“奴才哪儿能认识,要不您亲自去看看?”小太监极力怂恿,他本就长得矮小,加自小就成太监,没干过什么重活,特像动画片里樱桃小丸子,眯眼睛看就没干好事。

怀疑三秒钟,裙摆往腰间扎,猫腰就悄无声息从窗口爬进去,塌两人正霸占她睡午觉地盘,杯茶,中间盘棋,厮杀难舍难分。

歪头,背对男人腰间玉环迎风轻摇,发出动听轻吟,夏抱柱子软便从房梁滑下截,赶紧双脚用力勾住柱子,而她行为已然暴露。

突然,颗黑子自棋盘飞射而,直取面门,似有千钧之力,夏倒挂避无可避只能从房梁跳下来,黑子沿发梢噌声射入梁木。

惊吓过度小心脏阵狂跳,真吓死人!抬眼看向似笑非笑两大叔连忙双手捏耳垂蹲地求饶:“义父大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神功盖世天下第心胸开阔温柔可爱善解人意知情达意贤良淑德……”

“闭嘴!”阮东岭杯子碰声放在桌,阻止她没经过大脑奉承。

“义父……我错嘛……”某见马屁没拍赶紧采用哀兵政策,能装多可怜就装多可怜。

阮东岭被她楚楚可怜声义父叫得就熄火,但看她毫发无伤还在他面前蹦来蹦去吊心总算放下来,这次皇用她做诱饵诛杀覃无双,他回来直怕覃无双狗急跳墙会伤她,哪怕点点损失,他都会悔辈子。

“唉,你啊,都这么大姑,还这么毛毛躁躁,来,过来义父身边,让义父看看你伤没?义父不在这段日子,没闯祸吧?还有,有没有给皇添麻烦,惹他生气?”阮东岭将她拎到自己怀里下下打量遍,完全没有什么忌讳。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赶紧否认,说完心虚旁边脸不悦康熙爷,默默把脑袋藏进阮东岭怀里,“义父,伦家想您,您怎么可以这么久不来看伦家,伦家很不开心!伦家以为你再也不要伦家!”

反守为攻,百战百胜!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比个“V”。

“还有…还有大师兄他…对不起义父,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就……我不故意,我没有要伤害他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我…呜呜……”

自己心心念念最亲最敬最爱义父,好想把这段时间不开心事情、害怕事情和想不通事情都讲给他听,不仅仅博取同情,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会给她保护,给她安慰,给她依靠。

“没事,你大师兄事情我们都知道,这事不怪你,他咎由自取,其实光在九霞山大开杀戒就足矣为父将他惩办,更何况这些年他还四处煽风点火试图再引战乱从中谋利谋权,这结局他该有,你不必自责,也不用难过。这与你没有半分关系,懂吗?”

年时间本就清理门户特地设下局,只让她担惊受怕,受委屈,想起皇与他说那日击杀覃无双得到惊险,他到现在都还阵阵后怕,对她便又多几分疼惜,“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事情,义父跟你保证,你还相信义父吗?”

使劲点头,泪水就不由自主往下,自从覃无双死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哭过,只有看到她义父时才感觉安全些,心里委屈和不安像洪水般涌过来,只有抱这个男人才安心些,“义父,我相信你!相信你所做切都我好。”

“真乖~”阮东岭爱惜揉揉她难得梳规规矩矩把把头,捏捏她小脸蛋,显得很亲密。

也不吝啬,抹把脸泪水就在他脸大大几口,而后咧嘴呵呵直笑。

阮东岭揉揉被亲红脸,无奈在她额头点点:“你啊,真拿你点办法都没有,泪水都没干就开始调皮!”

“反正你疼我,我不管!我就调皮,嘿嘿。”欢快在阮东岭怀里滚来滚去,软软甜甜声音充满喜悦,小胳膊小腿在他怀里使劲儿扑腾,看康老爷子羡慕嫉妒恨又害臊憋屈不好意思打断:这特么**裸差别待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