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一情之剑

小说:雪落霞影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雪落霞影 字数:7957

望着路风流远去,心中喜忧参半。喜是终于希望能够解冰火之毒,忧是吕素素现何处都不楚。路南东方世家江湖客栈中虽然逃过劫,但是也彻底暴露身份。身处江南,不知道前面还什么事情发生。不知道逍遥宗杀尊者会不会露面,能不能查到他身份,顾惜明仇能不能报

思绪杂乱,回头看到付看着自己微笑。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不论此去逍遥宗多少困难危险,自己总不能看着人伤害付

接下几天平安无事,漠北剑窟弟子再没出现,东方世家弟子也没难为他们。

天他们行六人就要离开东方世家地界,前面到分岔路口,往左条路通往游霞宫,往右条路通往碧水阁,前面条路直通万山之宗逍遥宗,不过也要路经江南剑术世家南宫世家。

几个人缓骑而,远远看去只见岔路口站满人。麻道:“大哥,看今天又场大战啊!”

对方道:“哥哥,这次真是连累你,他们找,你现快点离开吧。”

钢鞭于鹏道:“不论他们是什么人,纵使拼上于鹏条命,定安全把姑娘送回逍遥宗。”

笑着道:“你是妹妹,怎么能让你被别人欺负,今日到要看看谁这么大胆。”

催动胯下马,向岔路口奔去,麻和钢鞭于鹏护着付随后跟上。

到岔路口,看到面前这些人不由得皱起眉头,感觉今天事情不好办。

只见岔路口左边站着九个女人,看穿着正是游霞宫弟子,五个红衣姑娘两个紫衣姑娘两个黑衣姑娘。游霞宫素都是按照衣服服色评判实力,依次是红紫黑黄白,能够游霞宫穿红衣游霞宫宫主叶游霞九大弟子,今日却就五个起而,让方不得不震惊。

游霞宫带头个红衣姑娘,面庞消瘦,脸色发白,略显憔悴,此刻正看着方。她身后好几位游霞宫弟子都手握剑柄怒目盯着方,眼中都要喷出火

当然认识带头这个姑娘,正是游霞宫大弟子叶玲珑,像方认识穿红衣叶栖霞和穿黑衣叶玲儿都叶玲珑后面站着。

不敢与叶玲珑眼神相碰,没想到七年之后再次相遇会是这样场景。方心中嘀咕,“难道玲珑姑娘也是为难?如果真是这样,该何去何从,为她已经游霞宫待七年,她真要对不利,该怎么办?”

转头再看向另边,只见位风度翩翩公子摇着把折扇正向自己微笑,这位公子正是碧水阁常郎。郎身后,站着二十多个人,想必都是碧水阁高手。

跃下马背,向叶玲珑和常拱手道:“不知玲珑姑娘和常兄什么事吗?”

郎把折扇合,笑着道:“与方兄路同行,到东方世家江湖客栈才知道你身份,常郎真是惭愧。本方兄肯到江南,常郎必然做东道之主。可惜方兄与逍遥宗妖女同行,并且路保护,常郎纵然无能,今日也要向方兄问个明白。东方世家东方小姐念与方兄交情肯让逍遥宗妖女东方世家畅通无阻,可是真让逍遥宗妖女畅通无阻回到逍遥宗,以后整个江南武林都会成为笑柄。因此,今天碧水阁就要留下逍遥宗妖女,希望方兄不要插手此事。”

听到常郎慷慨而谈,方还没说话,付身边小丫鬟碧水身子跃起,脚尖轻点马背,轻飘飘落郎面前,笑着道:“看今天碧水阁掌门大弟子多大能耐,竟然与孤晨轩方公子为难。”

郎哈哈大笑道:“难道逍遥宗没吗?出事竟然让个丫鬟出面。”

碧水笑盈盈道:“面对碧水阁个丫鬟就够。”

郎身后个人怒喝道:“让你见识见识碧水阁厉害。”

这个人手臂向碧水甩去,同时三道劲风向碧水打去。也就同时,道身影闪过,带着碧水身子向后退去。当这道身影带着碧水停下,同时三根透骨钉他们面前掉落。

碧水吓得脸色难看,没想到碧水阁突施暗算,以她微末功夫怎么能躲得过近距离打透骨钉。

郎朗声道:“鬼影步果然名不虚传。”

出手救碧水人正是方,天下能够如此速度也只鬼王鬼影步,而方恰恰是鬼影步传人。

轻轻放开碧水,脸色微变对常郎道:“素闻碧水阁行事不羁潇洒自若,原只会对个小姑娘突施杀手。”

笑着道:“都说逍遥宗行事卑鄙,可也比不过十大派碧水阁。”

发透骨钉打碧水是碧水阁常四师弟周明郎,碧水阁也是高手,尤其手透骨钉百发百中,力道刚猛,最是霸道。

此刻周明郎脸色铁青,怒喝道:“方,你别以为欧阳世家护着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与逍遥宗勾结谁也救不你,人人得而诛之,今日就要为武林除害。”

周明郎挥舞单刀向方冲去,同时九根透骨钉向方周身打去。

个人挡面前,九根透骨钉也消失无影无踪。

周明郎虽然些惊讶,更是心中些胆怯。既然今天出现这里就不怕得罪孤晨轩,无论谁出阻拦都不能放过。即使些许害怕,但是自己已经打头阵,怎么能够临时退缩,此刻要是退下去,从此以后碧水阁也就是个笑话,再无立足之处。

周明郎心中想着,也不管面前是谁举刀就劈。周明郎刀劈出去,只看到面前刀光闪过,只感觉手腕处痛,接着身子就飞出去,身半空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周明郎身子摔郎面前,常看原周明郎右手从手腕处被切去,血不住往外流。

郎忙让身边碧水阁弟子把周明郎带下去处理伤口。这里能够这么快刀法个,那就是三刀斩传人麻

郎知道周明郎本领,更不敢小觑麻,双眼盯着周明郎,思索接下怎么办。

刀已经归鞘,见常郎看着自己,淡淡道:“他不配用刀。”

郎却转头面向游霞宫九位弟子,对叶玲珑道:“玲珑师姐,虽然们是邻居,算七年没见。”

叶玲珑淡淡道:“你什么事吗?”

郎道:“敢问玲珑师姐出现这里要办什么事吗?”

旁边个紫衣姑娘叶静秋喝道:“游霞宫弟子办事,岂容碧水阁过问。”

郎堂堂碧水阁掌门大弟子,江湖上二凤九龙之,被个游霞宫紫衣弟子如此说道,心中愤恨,此刻也只能尴尬笑笑道:“郎只是随便问问,玲珑师姐莫言怪罪。”

叶玲珑道:“你还什么事吗?”

郎道:“今日孤晨轩与逍遥宗联合为恶,碧水阁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为武林除害,不知道游霞宫作何选择?”

叶玲珑冷哼声道:“你是怕帮助逍遥宗吗?”

叶玲珑说出这句话,透着股寒气,愤恨杀气,不但常郎不由得倒退步,就连方也皱皱眉头。

郎笑着道:“玲珑师姐说笑怎敢说玲珑师姐会帮逍遥宗呢。”

叶栖霞冷哼声道:“这件事嘛游霞宫两不相帮。”

郎听到叶栖霞回答,仍然看着叶玲珑,他知道游霞宫大弟子叶玲珑游霞宫意味着什么。

叶玲珑突然厉声喝道:“没听到师妹说话吗?”

郎虽然些失望,不过总算也放心,至少游霞宫不会帮方

郎道:“玲珑师姐请边观战,看碧水阁为江湖除害。”

碧水阁弟子早周明郎时候就气愤难当,听游霞宫不会帮方个弟子喊道:“出这些恶人,还讲什么江湖规矩单打独斗。”

碧水阁这些弟子拥而上,把方这六个人围当中。碧水阁这些弟子都是碧水阁精英,纷纷向方这些人攻击。

碧水阁二十多个弟子同出手,钢鞭于鹏碧水竹林都护身边,大多数弟子都向他们四个人攻击,而其他弟子都对付麻,反而只牵制方

碧水阁这些弟子时候自然知道要与方相遇,这次主要目是拦截付和钢鞭于鹏,最好不要得罪方。那些对付麻弟子也只是恼恨麻周明郎,常郎也想看看方到底多大能为。

时间兵刃碰撞之声不绝,钢鞭于鹏被四个碧水阁弟子包围依然能够应付,可也没办法脱身保护付

和碧水竹林三个人功夫相差无几,况且也从与人正式交过手,面对碧水阁高手难以招架。碧水和竹林拼命护着付,虽然付受伤,但是她们两个人却多处负伤。

攻击麻这五个碧水阁弟子,使刀使剑使鞭使棍使判官双笔,近战远攻上盘下盘,纷纷向麻周身攻击。

刀未出鞘,只是拿刀鞘格档。麻知道不管怎么说碧水阁也是江湖上名门正派,刚才伤周明郎已经过于狠辣,此刻出刀伤及人命,恐怕会给方和孤晨轩带麻烦。

把折扇舞开,时而合时而开,面前呼呼生风,却也再难向方靠近半分。

与常郎打斗,听到钢鞭于鹏呼喝之声,不去看也知道付很危险。如果平时方或许会与常郎持续打下去,可是此刻不容许方继续与常郎纠缠下去。

此刻常郎手中折扇开向方面门扫,方身子后仰扇面从方面前扫过。常郎折扇随之合,手腕下沉向方肩井穴打。方身子侧转,同时出手如电,伸双指拂郎手腕子上,常郎手腕子发麻,折扇脱手。方伸手接住折扇向常郎前胸打,常郎连忙后退。方速度更快,把手中折扇放郎手中,同时拉住郎自己也停住脚步。

向常拱手道:“承让。”

没等常任何反应,方身子已经向付方向掠去。

郎手中拿着折扇时愣当地,以前只是听说鬼影步,今日亲自领教败涂地,转眼间就被夺折扇,还怎么再和方过招。

可是常郎又想,今天主要目标是付,即使不是方对手,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付啸天女儿。

郎愣神时候,再看围攻付那十几个弟子,连续四五个被方出去,身子重重地上,地上尘土飞扬。

郎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把手中折扇开,向方。常郎自知自己不是方对手,可是自己都不是方对手其他碧水阁弟子更不是方对手。这个时候自己不拦住方,恐怕今天就会前功尽弃。

把折扇使开连扫带打,每招都是杀招。方连连皱眉,七年前就听说江湖上二凤九龙是响当当人物,没想到今日遇到碧水阁常郎却味地死缠烂打,毫不顾忌二凤九龙名头。

刚才夺折扇又顺势归还,就是希望常郎知难而退,现这个常郎却越挫越勇,现只能让他不得不退。

心中打算,连连躲避常攻击,同时却把身边围攻付那些碧水阁弟子拋出去。不过这次再抛出去这些碧水阁弟子可和刚才不样,这次方顺手用鬼影指功夫封他们穴道,抛出去就再也没,只能躺地上直哼哼。

转眼之间围攻付十几个弟子都被方鬼影指封穴道扔出去,常郎脸色越越难看。

笑着道:“们就此罢手吧,作为碧水阁大师兄该为师弟们考虑下。”

郎看到躺地上这些弟子都没,就知道他们被封穴道,再这样下去不但不能达到目,而且从此以后碧水阁就会成为江湖上笑话。

郎收招退后,方也往后退两步,笑眯眯看着常郎。

郎迈步到躺地上弟子身边,他们身上连戳带捏,只能听到他们呻吟声音更大,却无济于事。

郎恶狠狠瞪眼方,知道再打下去恐怕自己带这二十几个人都得躺地上。

郎朗声道:“别打们走。”

听到常郎放话,围攻麻和于鹏那几个人都退到郎身边,纷纷抬起地上弟子跟着常郎离去。

哈哈大笑,朗声道:“碧水阁真无影去无踪,快去也快。”

到付身边,道:“,你没事吧?”

黯然摇摇头,看着竹林和碧水满眼都是疼惜。

钢鞭于鹏到方面前,噗通跪倒面前,道:“多谢方公子,于鹏给您磕头。”

连忙扶起于鹏,道:“你也不用谢,不管怎么说妹妹,不能看着她任何危险。”

游霞宫行九人走,叶玲儿笑着道:“方大哥,好久不见。”

笑着道:“玲儿都长成大姑娘。”

叶栖霞道:“方公子,今天们是冲着付啸天女儿师姐不希望你参与其中,等师姐杀死付啸天女儿,你跟随师姐同去游霞宫面见恩师。”

叶玲珑冷哼声道:“孤晨轩方大公子是什么人,怎么敢奢求方公子听话。”

叶玲珑双眼盯着方,眼神中着些许渴望,等待方回答。

游霞宫九大弟子第七位叶归慕喝道:“方,这七年师姐煎熬都是为你,你今天如果答应师姐切都好说,否则让你死剑下。”

面对叶玲珑叹息声道:“玲珑姑娘,虽然是付啸天女儿,但是她从不参与江湖中事,你又何必为难个小女孩?”

叶玲珑仍然盯着方,可是眼神中那些许渴望逐渐消失,那么冰冷。

叶玲珑冷冷道:“今天就是要让付啸天女儿死,看谁能拦得住。”

叶玲珑身子向付跃去,同时剑已经出鞘,方欲要上前拦挡,游霞宫三弟子叶非烟五弟子叶栖霞七弟子叶归慕八弟子叶凌霜分站四个方位把方当中,四把剑同时出鞘同时刺向方

游霞宫九大弟子都不分伯仲,都是江湖上流高手,只是游霞宫宫主叶游霞很少江湖上露面,她门下弟子也很少涉足江湖,名气上当然比不过四大世家。游霞宫武功以快捷狠辣著称,每招都能取人性命。

此刻被四大弟子包围,也丝毫不敢大意,鬼影神功虽然神妙无比,可面对游霞宫四把剑也是险象环生,整个人都被笼罩剑光之中。

当然不能看着方遇险,身子向前跃去,刀出鞘道寒光闪过,刀向游霞宫四大弟子劈去,这刀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毫不留情。

三刀斩刀劈下,七弟子叶归慕接斩,同时声惨呼,但是却不是出自于叶归慕。麻刀与叶归慕手中剑相碰,叶归慕连连后退,手中剑断为两截,身子踉跄,嘴角鲜血流出。叶归慕虽然承受住刀,可也受伤不轻。

听到那声惨呼心中特别焦急,叶归慕被麻逼退,合围之势露出空隙。方跃出包围,忙去解救付,由麻挡住游霞宫弟子。

叶玲珑要杀付,钢鞭于鹏挡面前。叶玲珑哪里肯停步,手中剑抖动十二道剑光向于鹏刺去,于鹏钢鞭抖动面前形成道屏障。

叶玲珑不想与于鹏纠缠,意欲先杀付。叶玲珑能够列二凤九龙之,又是游霞宫掌门大弟子,于鹏虽然鞭沉力猛逍遥宗高手,但是想要挡住付却还差许多。

叶玲珑连施杀招,掠过于鹏,剑向付。付怎么能够躲得过叶玲珑凌厉剑,眼看这剑就要刺到付身上,却个人挡面前,叶玲珑这剑正刺面前人前胸,声惨呼,再也没生息。

面前正是付丫鬟碧水,叶玲珑刺中碧水,背后于鹏鞭又向叶玲珑打。叶玲珑从碧水身上拔出剑,并没回头,回手剑,这剑快捷异常,剑从于鹏前胸刺入。

叶玲珑没丝毫停留,身子前跃,随手拔剑,剑又向付,可是这剑却没刺下去,因为她手中剑被人用双指夹住,再也难刺近分毫。

夹住叶玲珑剑人正是方于鹏阻拦下,方才能冒险双指夹住叶玲珑剑。

叶玲珑此刻只愤怒,双眼中都要喷出火,道:“今天你定要拦阻吗?”

道:“玲珑,你眼中她是逍遥宗大护法女儿,可是眼中她是妹妹。”

叶玲珑听方称呼她为玲珑,眼中闪过丝温柔,语气和缓许多,道:“不杀她可以,你现就随去游霞宫,让付啸天女儿自己回逍遥宗去。”

道:“路上不知道多少人要对不利,等把她送到逍遥宗,再到游霞宫去见你。”

叶玲珑突然大笑,笑声中充满凄凉悲哀,道:“方,你认为还能相信你吗?今日你不随去游霞宫,不但要杀付啸天女儿,要杀尽你所亲近人,要让你知道叶玲珑不是直任你欺负。”

道:“玲珑,是让你受七年之苦,你对怎样都承受,可是她与你无怨无仇,你又何必呢?”

叶玲珑牙关紧咬,喝道:“等杀付啸天女儿,和你理论。”

叶玲珑手上使劲,要迫方撤手。

道:“谁也不能伤害,今日得罪。”

手指用功,叶玲珑手中剑应声而断,竟然被方硬生生用双指夹断

叶玲珑怒喝道:“方,你欺人太甚。”

叶玲珑手中留下半截断剑,没再向付刺去,而是向方攻击。半截断剑叶玲珑手中使出依然狠辣,何况她现恨透,没丝毫留情。

知道,今天既然已经得罪叶玲珑,也只要速战速决逼退游霞宫弟子,切后果只以后再说

虽然比叶玲珑功夫更高筹,可是不愿意伤叶玲珑。方余光看到不远处穿紫衣叶玲儿,没想到叶玲儿功夫进展如此之快,这倒是出乎方意料之外。方知道,游霞宫叶玲珑特别乎叶玲儿,此刻只能借助叶玲儿让叶玲珑退去

躲避叶玲珑手中剑,逐渐向叶玲儿站方向移动,也让叶玲珑远离付。叶玲珑哪知道方心思,手中剑毫不停歇,恨不得身上扎个窟窿。叶玲珑七年对方爱恋想念,此刻全部化成恨。

见时机成熟,避过叶玲珑刺剑,身子飞出去,正是朝着叶玲儿方向。等叶玲珑反应过,方早已经制住叶玲儿,叶玲儿没想到方会突然对自己动手,何况方出手太快事情发生太突然,让叶玲儿没机会还手。

用鬼影指封叶玲儿几处穴道,对叶玲珑道:“玲珑,今天到此为止吧,否则……”

叶玲珑也没想到方会突然对叶玲儿下手,围攻麻几个人看到叶玲儿被制,都退叶玲珑身后,麻身边。

叶玲珑往前迈步,对方道:“否则什么,难道你要杀她吗?”

道:“只要你今天罢手,当然不会伤害玲儿姑娘。”

叶玲珑大笑道:“看你如何杀玲儿?你杀玲儿,这把剑就杀付啸天女儿。”

叶玲珑又向前迈步,冷冷道:“方,你以为会为玲儿就会投鼠忌器吗?七年前不会受人要挟,现更不会。”

叶玲珑身子向方跃去,同时剑向方,她相信方不会对叶玲儿下杀手,如果方叶玲儿,这剑也替叶玲儿报仇。

想到叶玲珑竟然会不顾叶玲儿性命,心中略显失望些悲凉,想到七年前冰羽枯戒时候,叶玲儿被冰羽枯戒所制,叶玲珑也曾考虑叶玲儿安危,可如今舍去叶玲儿性命不要,也要他性命。

也没伤害叶玲儿打算,把叶玲儿受封穴道解开轻轻甩出去,自己身子忙向后跃去。

根本没想到叶玲珑会不顾叶玲儿性命,丝毫没防备;二距离太近叶玲珑出剑速度太快,纵然方仓促之间使出鬼影步,可也没躲过叶玲珑这剑。

叶玲珑剑刺左肩上,这剑虽然刺肩上,可也刺痛叶玲珑心,用七年枯守游霞宫等却是今天剑。

看到方被叶玲珑刺剑,毫不犹豫,拔刀出刀,连成气,比刚才震伤叶归慕那刀更霸道。

叶玲珑刺剑,脸色煞白,心中却再也对方恨不起,心中悲凉迷惘,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剑刺出去是对方恨,可是真身上却是后悔。

刀劈,叶玲珑下意识拔剑抵挡,剑离开身体,可是叶玲珑却觉得自己永远离开。叶玲珑抵挡麻刀是她最脆弱招,别说是麻霸气刀,就是付剑她此刻也未必能够抵挡。

叶玲珑倒下,麻刀并没劈下,那刻出刀是为而最后收刀也是为。刀形虽然已收,可是刀气仍,叶玲珑受重伤,其实她内心伤才最重。

忙俯身抱起叶玲珑,只见她本憔悴面容没丝血色,微睁着双眼看着方,眼神中没冷酷,略带丝温柔,是啊这是方次抱她。

莫名感觉到丝心痛,低声呼唤着“玲珑,玲珑。”可是叶玲珑没回答,而是微微闭上眼睛,脸上略显红晕,也许她此刻心中是甜蜜,等待七年何尝不是等待这刻,可是却是这样情景。

叶玲珑受伤,游霞宫几名弟子纷纷拔剑朝着方。三弟子叶非烟喝道:“方,你放开师姐,你敢伤害师姐,今日你休想活命。”

苦笑声,抬头看向叶栖霞,缓缓道:“栖霞姑娘,你相信不会伤害玲珑是吗?”

叶栖霞脸色却红,道:“你……你放开师姐,们相信你。”

八弟子叶凌霜急忙道:“五师姐,他都把大师姐害成什么样,今天不能饶他。”

叶栖霞叹息声道:“还是把师姐带回游霞宫治伤,其他事以后再说吧。”

叶非烟道:“栖霞说是,先给师姐治伤。”

叶栖霞对方道:“方公子,现可以把师姐交给吧。”

道:“当然。”

叶玲儿和叶凌霜上前从方怀中接过叶玲珑,方对叶玲儿道:“刚才事情紧急,冒犯玲儿姑娘。”

叶玲儿冷哼声道:“叶玲儿本领低微怎么会怪罪方公子,希望你不要辜负师姐。”

叶非烟领着众师妹离开,叶栖霞回头叹息声,对方道:“方公子,希望你办完事情到游霞宫趟。”

叶栖霞说完,跟着叶非烟等人离去。

切归于平静,叶玲珑虽然重伤离去,可是却伤和于鹏,杀死丫鬟碧水,付对叶玲珑还心余悸。

和于鹏包扎好伤口,就地掩埋碧水,自免不和竹林伤心难过。

于鹏对方道:“今日多谢方公子,不然于鹏死不足惜,却也愧对大护法。”

淡淡道:“们还是继续赶路吧,尽快把送回逍遥宗。”

于鹏道:“离开东方世家英雄客栈时候,已经让人传讯回逍遥宗,相信大护法不久就会派人接应咱们。”

道:“再往前走,就是南宫世家地方,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事。”

于鹏笑着道:“到南宫世家,方公子大可以放心,不会再遇到今天。”

疑惑道:“为什么?难道南宫世家已经归附逍遥宗?”

于鹏道:“是说南宫世家不会招惹逍遥宗,毕竟比邻而居,他们也不会给自己招不必要麻烦。”

道:“但愿如此。”

笑着道:“碧水阁和游霞宫都纷纷败退,南宫世家什么可怕。”

道:“,今日多亏你。”

道:“大哥用得着麻,麻自当竭尽所能。只是今天还是伤大哥心中玲珑姑娘,真是过意不去。”

道:“玲珑今天行为,都是造成还要谢谢你最后刀下留情呢。”

道:“哥哥,那个恶女人她都伤你,你还要对她留情。等回到逍遥宗,定让爹爹杀她,替哥哥和碧水报仇。”

怒喝道:“你胡说什么,倘若以后你真做出这件事定到逍遥宗杀你。”

被方声怒喝,吓得付哆嗦,忙道:“哥哥,胡说八道,你千万不可以当真。只是痛恨她杀碧水,哥哥你怎么知道和碧水感情。”

道:“答应替你办件事,就当替玲珑受过,你看怎么样?”

脸现喜色,道:“真吗?”

道:“当然。”

道:“可是没想到让哥哥办什么事?”

道:“你什么时候想到告诉就行。”

笑着道:“定要慎重考虑之后才让哥哥去办这件事。”

五个人继续上路,朝着南宫世家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