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收徒黎梦

小说:莽天行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贫道醉日 字数:1809

出了紫云镇,紫云镇的人被么说,虽然很愤怒,但却不敢言。

只能望着与那名少的身影缓缓远去。

行着注目礼却可奈何。

紫云镇在紫霄宗十里外!属于紫霄宗的地域。

些人都被**出快感了。

路上,摇摇摆摆的走进了一处小树林,少也跟着走了进去。

旋即,在一颗大树前缓缓停下,少也紧接着顿住了脚步。正欲开口。

一道渍水的声音缓缓传

:“......”

只见抖了抖,浑身一个激灵,继续朝前走着,而那颗大树上皆他留下的迹。

......

跟出了两里地,少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扑通”

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前辈,请您收为徒!”

缓缓停下了脚步。

“拜,你可要想清楚了,一个人一生只能拜一人为!而且并不强!”淡漠的声音传

没有直接拒绝的原因很简单,个少很对他胃口,人狠,话不多!

另外一点个少火木双属性,神识也比普通人强大,达到了炼药的艰难条件。

即使他不收,名少被修士发现,终究会走上修士的道路。

闻言,少顿时大喜:“父,想清楚了。”

说着,少连忙对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呵呵!”

轻轻一笑:“你知道什么人?你知道要做什么?你知道有多少强大的敌人?你什么都不知道,敢拜?”

愣了愣,旋即认真道:“徒儿不知什么人,但徒儿知道好人!父的敌人徒儿的敌人!”

句话让为之一愣,好人么!?

他还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自己好人。

千寻从小说自己狼人,好人个词汇他还第一次听到。

缓缓转身,朝跪在地上的少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拉开了自己披散身前的白发,仔细打量了一下少

看上去十五六岁左右,脸蛋青涩,五官精致,日后定一枚妥妥的大美

“你叫什么?”问。

看的出神,先前的形象一直都披头散发的被白发遮住了面容,她第一眼见到的真容。

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还如此英俊,但瞳孔却布满了血丝,脸色也很憔悴。

父,徒儿叫黎梦,正紫云镇人。”少连忙答道。

“黎梦?多大了?”再问。

父,徒儿十三了!”

十三?

多看了两眼黎梦,看起十五六的成年人,没想到竟然才十三。

“家里都还有什么人?”

淡淡的问。

父,家里一个人了......”

句话的时,黎梦明显的神情有些落寞。

两人么望着对方,许久之后,淡声道:“暂时不能收你。”

闻言,黎梦顿时急了起:“父,很勤快的,可以照顾您,每天五点了。一定不会偷懒的,偷懒您可以打,罚很听话的,真的......”

淡淡的望着着急的黎明,感觉小姑娘有点可爱:“又没有说不收你。”

“那父......”

黎梦神情有些小委屈,楚楚可怜的望着

“傻孩子,先起吧,跪着腿不疼么。要想当修士,不能随便给人跪,知道么。”

拉着少缓缓站起身

“徒儿记住了,但跪拜应该的。”黎梦一脸认真的道。

望了望黎梦身上大黑袍,由于过大, 小肩处露出雪白的肌肤,找了一会,发现千寻给青鸾买的新衣裳还在他儿,正好可以给小丫头穿。

一想到千寻,的心不由得抽搐般的疼痛。感觉千寻一走,他都老了几十岁了。

心老了......

黎梦见如同变戏法一样变出了一套衣物,甚至连里衣裤都有,顿时大感惊奇。

开心的抱着衣物跑到一处草丛后更换了起

很快,黎梦再次走了出

青鸾的身材,高低都与黎梦差不多,黎梦穿上去跟量身定做一般。

整个人看起也多了几分秀气,唇红齿白,五官秀美。身躯起伏都比青鸾大上很多。

父,您的黑袍。”

黎梦恭敬的双手托着折叠好的黑袍,呈给了

随手拿过黑袍套上,上下打量了几眼:“穿着还合身吧?”

“很合身呢父,简直跟量身定做的一样,没有穿过么好的衣裳,谢谢父。”

黎梦甜甜一笑,笑的很开心。

喝着酒,朝前走着,黎梦连忙跟上。

父,您为什么暂时不能收资质太差吗?”

黎梦想到说书的说过,修炼要看资质的,所以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你的资质不差,但要去一趟紫霄宗,可能去了回不了,所以不能收你!”

望着远处的那座山脉,哪里有着大片建筑群,正紫霄宗所在!

“如果还活着回收你,到时候把拜礼也补上。”

回不,你拿着钱,去上玄国帝都找江家的江璃。”

给了黎梦一封信,一张金卡,些钱足够一个普通人衣食忧一辈子。

如果黎梦不想修炼了,倒也可以普普通通的过完一生。

......

很快,把黎梦送到了二十里外的一座城市里面。

告诉黎梦,如果他三天内没有回不用再等他了。

黎梦呆在一处酒店二楼处,静静的望着喝着酒的背影消失在眼中。

父,您一定会回的。”

......

紫霄宗,山脚下!

一名白发青年摇晃着身子缓缓到

“站住!者何人!报上名,再往前走,不客气了!”

四名镇守山门的紫霄宗弟子望着朝边走的人大声呵斥。

人影并未站住,反而醉醺醺的继续朝前走着,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特么的!一个死酒鬼也敢跑紫霄宗山脚下撒野!”

一名看门的弟子阴沉着脸,朝白发人影走了过去,一巴掌扇了出去。

噗呲!

一柄大刀洞穿了他的身躯,临死之前发出一道叫声:“敌袭!”

......